重庆中国抗战大后方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欢迎您!
抗战大后方
近三十年来的中国近代史研究——中心第三十二次学术沙龙活动

(发布日期: 2016-09-08  阅读:次)    

近三十年来的中国近代史研究

——中心第三十二次学术沙龙活动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近代史的研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新史料的不断挖掘和新史学方法的不断被运用推动了中国近代史学科的不断发展。2015年5月30日晚,四川大学杨天宏教授做客中心第三十二次学术沙龙活动,为大家做了以“近三十年来的中国近代史研究”为主题的专题讨论。

此次沙龙活动由潘洵教授主持,潘洵教授首先向大家介绍了杨天宏教授,并代表中心欢迎他的到来。指出对近代史研究的回顾于总结对做好近代史的研究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杨天宏教授主要围绕一下四个方面展开:

一、中国近代史的研究理论方法变化。杨天宏教授指出,近三十年来中国近代史的研究理论与方法总的来说是从一元到多元的变化。

二、学术研究范式的转移。杨天宏教授首先指出,纯粹的学术研究开始取代经世致用的研究。传统学术在于求用,现代学术在于求真。章太炎是传统学术的代表,而胡适是现代学术的开山鼻祖。胡适求真,但是胡适也有求用的取向。中国传统的学术基本是求用的趋势,是主流。求用的学术曲径是有问题的,其中傅斯年对学术求用提出尖锐的批评。到90年代以后,学术求真成为中国学术研究的主流取向。其次,杨天宏教授提出价值中立开始取代价值判断。到1980年代价值判断一直没有大的改变,但在90年代后期,这种价值判断开始发生变化。章开沅研究辛亥革命开始时仍用阶级分析法等传统方法,之后其研究方法发生了变化,因为此时的价值判断发生了变化,开始价值中立。在90年代后,学者在研究历史时,开始价值中立、学术中立。第三,杨天宏教授提出问题的探讨逐渐取代了主义的阐释。广义讲,历史研究也存在问题与主义两种取向。以前的研究中是在官方意识形态下,来证明一些已形成的规律。但是历史研究与官方意识形态是有不同的。

三、中国近代史研究领域的变化。杨天宏教授谈到,研究领域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变化:第一是从农民战争研究到资产阶级革命研究的转变;第二是从革命到改良的变化;第三是从中心到边缘的变化,从上层到下层的变化,并强调不必对碎片化的研究担心,这算是一种补漏,是一种积极的建设。但是在碎片化的研究中要有全局的观念;第四是从全国到地方、从整体史到区域史的变化。要注意地方性的差异,将地方研究清楚,才可得出全国性的研究。中国区域发展不平衡,因此,区域史研究就很多。但中国区域史的研究存在着一些问题,总是跟从西方的脚步。但是西方史学研究是在一定基础上进行转变的,但是中国学术研究却是有些盲从。西方现在的史学研究出现新的取向——走出区域史的研究。现在一些学者对区域史有了更深的认识,关照了全国、整体史,这是进步的。

四、中国近代史研究存在的问题。杨天宏教授指出在与国际接轨过程中,中国声音的丧失,中国学者自我矮化。中国学者对外国学者盲目的从信以及研究队伍的青黄不接都是中国近代史研究不得不面临的重要问题。

在自由提问环节,杨天宏教授就如何保持在研究中的价值中立立场回答了同学们的提问,指出当时通过发现国外研究与中国传统研究的不同启发了自己的价值立场,并称自己的研究讲求的是范式的转移。提问现场气氛热烈,杨天宏教授与同学们频频互动。

中心赵国壮副教授与四十余师生生参加了此次沙龙,活动取得圆满成功。

西南大学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与文化资源研究中心

中国抗战大后方研究协同创新中心

重庆中国抗战大后方研究中心

2015年5月30日

关闭